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

你喜歡當炮灰嗎?請來考研究所

雖然這篇文章十幾年了.但這幾年炮灰確是愈來愈多了...
(本文版權屬原作者(陳文盛 教授),轉載自 [線索] 一書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原文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、炮灰,到處是炮灰
升學主義已經蔓延到研究所。
「你家公子是碩士?哎呀,我家小女是博 士。」
大學爛學校?沒關係,碩士台大,還不是「台大人」?
這年頭錢多比不完,比學位。
總統、國代、到攤販,一路比下來。

「大學畢業幹什麼?」
「不知道,先念個研究所再說吧。」(延遲決定也)
茫然前程的歲月再增長,心智成熟的年紀也延後。

賺錢不後人,補習班也升級。
研究所報名日,校門口前擺攤子,發發廣告,兼賣考古題。

考生年年增,錄取率年年降,平均品質跟著滑。
學校研究所,仍然以難考而自豪。教育部核鑑研究所,也看它的錄取率。
(哈佛、麻省理工的錄取率都沒我們的低!)

程度低落老師怨,徒生還是要多收。
「嘸法度啦,」他們說:「papers要發表,實驗得人做。」

「堅持水準吧。」
「學生不來怎麼辦?錄取率太高很難看。」
「降低標準吧。」
「劣幣逐良幣怎麼行?水準下降難收拾。」

學非所用,學成或轉行,或在家抱小孩,還是一堆這些老問題;
(女性主義者注意:在家抱小孩的也可能是男人,別罵我。)
只是延後了幾年。
(倒是提高了主夫主婦的業餘知識水準。)

學業小戰場——「K書本事小case,實驗拼拼也可以。」「那是你說的。」
小堆小堆的炮灰。
就業大戰場——「我想要的,別人也要,怎麼辦?」
中炮灰,最多了。
最難熬的是終身事業——「這不是我想過的生活,怎麼辦?」
苟且殘喘,大砲灰也。
唉,到處是炮灰。
前看後看,到處是炮灰。


二、如何不當炮灰?

不當炮灰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不要上戰場。
坦白地回答你自己:
你真的想當一輩子的科學家嗎?
你知道科學家過著什麼樣子的日子嗎?
你受得了無情的競爭、無怨的工作、無厭的教誨嗎?
你的配偶能忍受餐桌上空著的位置嗎?
你能忍受捧著博士證書和履歷表到處求職嗎?
真的要上戰場嗎?

你知道作一個科學家的樂趣何在嗎?
如果你需要我在此述說給你聽,你大概已經不 適合了。
如果你不很肯定,是不是應該自己去探尋?
如何探尋呢?
有人會叫你去跟一些科學家(老師或學長)談談。
這是不夠的,「飲水冷暖自知」,只有自己體會。
沒別的門子——
進實驗室去,即使你老爸老媽都是科學家!

一個口試常見的場面:
一個看起來聰明伶俐的孩子,功課很好,蠻會念書的樣子。
「做過畢業論文嗎?」
「沒有。」
「在實驗室做過實驗沒?」
「實驗課時做過。」
我心裡想:「那你怎麼知道你想當科學家呢?」

「有沒有上補習班?」
「沒有,」每個人都如此說。
跟據報紙的報導,五個裡頭有四個說謊。
他們說每五個有四個參加過「炮灰補習班」。
(奇怪,來考的也差不多每五個有四個槓龜。)
你聽說過當炮灰需要上補習班嗎?

三、如何凱歌戰場?

你聽過偉大的科學家補習上研究所嗎?
真槍實刀的生涯,能補習得來嗎?
無倦無悔的精神,能補習得來嗎?
追求真理的快樂,補習班能啟發得出來嗎?
虛假浮離的知識,投機速成能讓你成功嗎?

如果你想知道,我可以告訴你:
有心者早就進實驗室試試身手。
早進實驗室不表示就對炮灰免疫,
但是早起的鳥,有較多的蟲吃,
也比較有時間換個草坪。

醒醒吧,不要給牽著鼻子走——你多少歲了,你!
如果非上「炮灰補習班」就考不上,你不是料子。
如果念書非靠補習班來逼你不行,你也不是料子。
你是炮灰,而且是很早就會陣亡的炮灰。

換另一個角度來看:
你想唸一個無法光靠實力、非補習考不上的研究所嗎?
你想唸一個考題老是會給猜中的研究所嗎?
你想唸一個出題無法考出真正程度的研究所嗎?

我拭擦著眼鏡,等待拒絕補習班的人,等待拒絕當炮灰的人。

(一九九四年五月初版,一九九八年三月修訂)

附注:此文因有感大學生報考研究所之浮濫而發。初版刊於《科學月刊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S.十幾年後的現在...研究所錄取率已經高到嚇人了...根本就不用補習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